农业会展5A级品牌展览会     商务部内贸领域引导支持展览会
( ! )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include_list in E:\WWW\caaa.com.cn\2016\include\rk.html on line 1 Call Stack #TimeMemoryFunctionLocation 10.0005249432{main}( )...\article.php:0 20.0128702328include( 'E:\WWW\caaa.com.cn\2016\include\head.php' )...\article.php:49 30.0135705256include( 'E:\WWW\caaa.com.cn\2016\include\rk.html' )...\head.php:32 images/zc_dl.gif" border="0" usemap="#Map" />

秦玉峰:愿我的驴 一世安详

——访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秦玉峰

文章来源: 中国畜牧业信息网    作者: 畜博会特约记者 《中国畜牧业》杂志社 张院萍    日期: 2016-05-26

 



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秦玉峰


  他的眼睛不大,但很清亮,像春日新鲜的阳光洒在粼粼的水面上,周围佳木葱茏,绿荫浓郁。
  这就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给我的第一印象。采访他是在2016年5月18日的第十四届中国畜牧业博览会上。
  这样眼光的人,我觉得往往是这样:内心丰富而坚定,性格坚韧而平和,而且,多少还会有些孩子气。
  秦玉峰笑着承认我这种感觉。采访过程中,他一直谦虚地称我为“张老师”,其实,我觉得他更像一个老师:端正清奇,不胖不瘦,而且脸上一直带着真诚的笑意,让人倍感暖心亲切。
  秦玉峰说,他的这些性格里面有一部分和驴相近。他问我对驴什么感觉,我说,感觉驴温顺忠诚,任劳任怨。秦玉峰又笑了,说,对,我跟驴打交道好多年了,驴就是这样,看来你喜欢驴,但我比你更喜欢。“这次来畜博会我也是为驴而来,让驴产业发展融入国家乃至国际畜牧业发展的大潮,为毛驴产业发展尽我所能。”这下他不笑了,严肃起来。我知道他想到了自己的责任,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同时作为东阿阿胶总裁,担子沉甸甸的,就压在他的肩头。


驴的真与善,纯与净,氤氲在秦玉峰的言语和行动里


  说到驴,秦玉峰就很兴奋,可见他对驴有着很深的感情。他说,去年中国中医药协会阿胶专业委员会和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成立后,他很荣幸地当选了阿胶专业委员会首任轮值主任和驴业分会首任会长,如果从养驴的角度说,“我可能是全世界最大的“驴倌儿”了。”为此,他觉得自己的责任加重了,从此,积极促进驴产业发展,成了他义不容辞的担当。
   “毛驴虽然不威武雄壮,也不趾高气扬,但它颈项皮薄,蹄小坚实,体质健壮,抵抗能力很强。它结实倔强,不易生病,并有性情温驯,刻苦耐劳。”秦玉峰不仅觉得自己,而且整个东阿阿胶人都受到毛驴精神潜移默化的影响。“东阿阿胶人爱驴,我们身上都有着像驴一样倔强的精神。我们依靠这种精神,制造出了道地的阿胶;也是用这种精神,我们重建了中华驴产业。”
  在东阿阿胶,有一个关于秦玉峰的段子——“秦总看驴比看人亲。”秦玉峰觉得这话是在表扬自己,因为他从内心里喜欢毛驴。从小处说,这是整个阿胶行业生存发展的根本;从大处说,这是阿胶作为具有三千年中医药延续的根本。


在悠长的时光里,秦玉峰最愿意选择的,是与时光并肩,和驴同行


  随着农业机械化的不断发展,有一个现象让秦玉峰非常焦急,就是随着驴役用价值下降,国内驴的存栏量呈逐年下降趋势。据国家畜牧统计年鉴显示,驴存栏量已由上世纪90年代的1100万头,下滑到目前的600万头,五大国家级优良品种德州驴、关中驴、广灵驴、新疆驴、沁阳驴的数量萎缩严重,几乎濒临绝种,中国特色驴产业遭遇“时代危机”。
   为此,这么多年,只要有机会,他就一直在为毛驴争待遇。他第一次出手是在2015年,在山东省“两会”中提出了《关于将草畜范围由牛羊等扩大至毛驴的议案》,当时舆论反响很大,因为这应该是国内第一份关于毛驴的议案。
  他的议案,遭到有些人的质疑,但秦玉峰并不在意。
  秦玉峰告诉记者,去年的“驴建议”,效果还不错。去年6月,全国现代畜牧业建设工作会议在中断十几年之后在山东省聊城市召开,农业部韩长赋部长专程到东阿阿胶调研国家黑毛驴繁育中心,并要求农业部相关司局做好驴产业扶持工作。
  去年,全国有170多个由政府部门组织的考察团,到东阿阿胶考察毛驴养殖发展情况。但养驴产业仍然面临困境:由于驴产业发展缺少规划引导、缺少政策扶持、缺少政府投入、缺少科技研发推广等问题的长期累积,导致养驴经济效益长期处于低位状态,严重削弱了农户养驴的积极性,制约着驴业的发展。
  秦玉峰认为,要想发展壮大驴产业,使养驴成为农业致富的途径,解决驴的待遇问题仍是当务之急。他希望将来养驴享受牛羊养殖同等政策。
  为此,他建议,给予养驴同等政策待遇。给予驴公平待遇,享受与牛、羊等草畜同等的政策待遇和推进措施,对驴业合作社、家庭养殖场、养殖大户等新型驴业生产经营主体,特别是对能繁母驴、良种快繁等项目,给予与养牛、养羊一样的扶持和补贴。
  同时,建议将驴产业发展列入国家和山东省“粮改饲”试点项目,给予积极扶持;探索驴产业种养结合和农牧结合发展模式,提高驴业饲草资源的持续稳定供应能力,推广驴业资源综合循环利用模式,发展高效生态驴业。
  也要推广“养驴十农户”扶贫模式。将驴产业发展列入各级扶贫发展规划和推进计划,探索推广“政府十金融十企业十贫困户”扶贫模式,放大扶贫效应。
  大概与驴打交道久了,秦玉峰自己也有了一股“倔驴” 劲儿。继去年提出为驴争待遇的建议后,今年他再次提出“驴建议”。这次,他与精准扶贫联系了起来。他觉得这样做:“是值得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加大力度扶持养驴产业,增加农民收入,才能精准扶贫、促进城乡统筹发展,才能繁荣国内肉食品发展、扩大内需、促进消费。当然这更是传承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阿胶炼制技艺的需要。”
  秦玉峰说,驴的待遇问题不解决,他就会一直“建议”下去。


可以在固守的执着里与驴重逢,秦玉峰觉得自己不算辜负岁月,也不会辜负和驴之间的情真意切


   秦玉峰发现驴皮资源的紧缺,是在2002年,那时他就想到了建养驴基地。为此,他坚持了十四年,进行了各种尝试,把驴开始从役用向商用转化;到今天,已经建了20个毛驴药材标准养殖示范基地。在这20个毛驴药材标准养殖示范基地的带动下,重建了中华驴产业。无数的养殖户因此受益,驴皮资源的紧张也因此得到缓解。
  另外,秦玉峰开始建设“全产业链”,提出把“毛驴当药材养”。这些概念的提出,是他殚精竭虑的结果。因为他觉得驴皮只是全产业链上的一个环节,驴肉也只是一个环节。要想一劳永逸地解决驴皮供应,就必须建设“全产业链”,让养殖户能在各个链条环节上都获益。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利用毛驴的活体循环,可以盘活整个毛驴经济。例如毛驴的活体循环开发,就是驴奶、驴血、驴尿、胎盘开发。当前国际市场上液态驴奶价格是200多块钱每千克。一头驴一个产奶期5个月,能产奶150公斤,在国内目前价值是1.5万元左右;除了驴奶,一头驴还外带生了一头小驴驹。
  “这就是我的养驴经,一头驴驹生下来,经过一年的喂养成长,可以卖到4000~6000元。去掉成本,一头母驴一年创造的价值是1万元。这样的话,毛驴价值提升了,养驴户的积极性就解决了。农民收入提高了,愿意养毛驴了,毛驴的商业化转型也就成功了。把毛驴当药材养这个理念,一下子提升了毛驴价值。”秦玉峰说。
  秦玉峰依赖这种思维创新,极大提升了毛驴价值,使形势日益严峻的驴产业再次走上复兴之路。
   “我鼓励养殖户把毛驴当药材养,东阿阿胶在驴业的产业链上,才可以提供无缝衔接,才能帮助延伸、扩展整个产业链,并壮大驴产业。” 秦玉峰表示。

 黄昏独凭栏,看驴来驴往,对秦玉峰来说,就是一种陶醉和享受


  纵观整个驴产业,虽然长远来看,是名副其实的朝阳产业,可是目前来看,依然在爬坡上升阶段。但东阿阿胶这儿,却是驴的理想王国。东阿阿胶不仅建起了全产业链,还在科研、扶贫、深加工等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就,推动着驴业进步,引领着产业发展,为新农村建设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这得益于秦玉峰提出的“六大工程”:保护种质资源、建设养殖基地、提升养殖水平、推动产品研发、组建产业联盟、加强宣传推介等。
  对“六大工程”,秦玉峰如数家珍。他说,首先,保护种质资源,因为这是巩固发展之基。2012年,东阿阿胶投资建设了国家黑毛驴繁殖中心,通过活体、胚胎保种,并通过冷冻精液推广良种。另外,在新疆喀什、甘肃庆阳分别建立了新疆驴和庆阳驴的保种基地。
  建设养殖基地,筑牢发展之本。东阿阿胶通过驴种供应、技术帮扶、贷款担保、扶持标准化养殖场建设、帮建合作社、推进订单养殖等举措,先后在新疆、内蒙古、辽宁等10省区,建立了20大毛驴药材养殖示范基地,带动农户发展养驴超过百万头。2014年3月,东阿阿胶启动了“两大百万头养殖基地建设”项目,将通过“政府+企业+金融+合作社+规模化养殖户”的发展模式,在聊城市和蒙东、辽西地区布局两个百万头养殖基地。
  提升养殖水平,强化发展支撑。东阿阿胶与中国农业大学、西北农林大学等科研院所合作,组建了20人的专家团队,在育种、繁殖、管理、疫病防治等方面引领技术发展。研发了毛驴细管冻精技术,并实现了产品的工业化生产;开发了驴驹料、育肥料,驴养殖效益提升了近20%。
  推动产品研发,提高养殖收益在国际上同卡梅里诺大学、澳大利亚肉业集团签订了战略合作的框架。牵头制定了驴肉分级分割标准,先后研发了驴肉、驴奶、孕驴血、孕驴尿等系列产品,大幅提高了农户养殖收益。
  组建产业联盟,推进规范发展。2006年起,东阿阿胶先后牵头组建了国家驴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养驴扶贫基金会、驴产业研究院等机构,连续举办了五届驴产业高峰论坛,推动了标准制定、技术研发、方向研讨、政策研究、建言建议等工作。
  另外,还要加强宣传推介,扩大社会影响:东阿阿胶在各大媒体制作了养驴专题栏目,刊发专题稿件,还建立了“中国驴产业网”,收集刊发产业相关资料。

 幽梦千年,秦玉峰独守着这一片爱的花田,为新农村深情吟唱,不知疲倦


  在一个小时的采访中,秦玉峰不下十次提到“精准扶贫”这个词。他觉得身为央企一员,通过养驴进行精准扶贫是东阿阿胶2016年的战略性举措,积极响应国家精准扶贫的号召。东阿阿胶作为华润医药集团的重点公司,十几年来立足养驴扶贫,先行先试,解决上游产业链,形成了闭环的产业链。
  比如前面提到的,通过“把毛驴当药材养”和“毛驴活体循环开发”,每头繁育母驴较之前一次性开发可提升综合价值6.8倍以上,大大提升了养殖毛驴的综合效益。毛驴的价值提升了,农户得到了更高的收益,养驴的积极性也提高了。



一看到驴,秦玉峰就高兴的像个孩子


  谈到社会责任,秦玉峰强调,“寿人济世”是东阿阿胶的公司使命,也是中药企业的最高道德。秦玉峰解释说,所谓“寿人”,就是产品要做得“地道”,要追求最高质量,“不省人工,不减物力”,产品要道地,要安全有效,能滋养人的生命,使人获得健康。 “所谓‘济世’,是一家企业的社会责任,就是企业要做得‘厚道’,除了提供好产品外,还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秦玉峰说。这种情怀就是古人所说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为落地精准扶贫政策,东阿阿胶牵头组织贫困户养殖繁殖母驴,实行毛驴精准扶贫,并全程提供无偿技术指导及培训。农户的收入提高了,生产力和消费力就带动了起来,对当地的经济是一种推进。这是一种“多赢”的试验。
  “5月10日,我去参加宁夏黑毛驴繁育基地在国家级贫困县宁夏回族自治区同心县下马关镇的奠基仪式,今年年底,这里将饲养1万头黑毛驴,带动同心县2000名建档立卡贫困户达到人均年收入3000元以上的脱贫标准。”秦玉峰说。东阿阿胶的扶贫先行启动,从宁夏开始,目前正如火如荼地开展。
  “陕甘宁地区人民也通过养驴来打通‘扶贫最后一公里’,通过政府扶贫引导、龙头企业带动和金融机构支持,每个贫困户饲养5头基础母驴,每年可繁殖4头驴驹,每头驴驹价值4500元,大约有18000元的收益。宁夏每亩地年收益大约在400—500元,养殖一头基础母驴相当于多种9—10亩地。五年内建成‘百万头黑毛驴养殖基地’,可带动全国20万户贫困户、60万以上贫困人口脱贫致富。”秦玉峰描绘着一副安居乐业的和谐画面。这不仅是他的想象,更有现实作为基础:中国2016年与新西兰、澳大利亚签订自贸协议,国内牛羊养殖预计将会受到巨大冲击。与牛羊相比,毛驴具备耐粗饲、疫病风险小、市场影响不大等优点。另据2015年数据显示,因为经济效益驱动,毛驴存栏量首次超过马的存栏量,很多具有毛驴传统养殖地区掀起了养殖毛驴热潮并且受益匪浅,毛驴养殖业势在必行。
  秦玉峰的嘴角扬起笑意。迅疾的岁月,对秦玉峰来说,都是风轻云淡的景色。因为有驴,诉说着阿胶不老的传奇,并绽放出夺目的时代光华。
所谓的雨雪风霜、天苍苍野茫茫,在秦玉峰的眼底,也不过是迎面拂过的风,可能会起一阵涟漪,但马上又是天地朗阔的清宁。
  山高水长,情深意远,驴永远是秦玉峰不变的守望。就像他喜欢的法国诗人耶麦的诗那样:
  我爱那如此温柔的驴子。
  愿秦玉峰的每一头驴,都一世安详。

 

中国畜牧业协会 版权所有

北京市朝阳区曙光西里甲6号时间国际大厦A座9层 邮编 100028 电话: 010-58677700 传真:010-58677809

设计、程序:中国畜牧业协会信息中心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2300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043